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めぐみ

Becoming strong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3-3-24 Day60:写在即将进入血液科  

2013-03-24 23:25:12|  分类: A doctor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消化内科的忙碌生活在无声无息下,结束了。

还没来得及收拾思绪,就结束了。

这一个月来,自己管病人,着实有点心虚,毕竟自己知道的实在太少了,能为病人做到的也太少了。

就像是小马过河一样,用自己的方式,一步一步走过来。

个中辛酸和苦闷只有自己知道。

尽管几乎每天晚上加班到八九点,甚至到十一点半,一个人走在寂静的院道、校道,凉风习习,其实也让我不断思考每日的病例,考虑每个病人的事情。

有时候真的觉得,我们真的不仅仅是个医生而已,要尽快为病人作出诊断、找到原因,要尽少给病人开检查、检验,要不停安慰病人的情绪……

究竟我们还能是什么呢?

本来我觉得我们只要单纯地给病人看病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管这管那的呢?

想单纯的给予病人治疗,是不想因为金钱问题拖延病人的治疗。毕竟很多用药上,进口的药确实能立竿见影,国产的药总会看到患者病情反复。

原因的话,见仁见智吧。

想多给病人考虑一下,是不想患者一进大医院就像是要倾家荡产一样,倾囊而出。

无论站在哪一方,我们都是有道理的,或者应该说,要看对象吧。

 

之前觉得病人不想治疗了,我们给他一张《拒绝治疗同意书》就好了,因为我们没有办法让病人听从我们所有,他们也会有他们苦衷。

但这仅仅是一张纸而已吗?

作为医生,我们必须坚定自己的立场,如果看到自己的病人在离开医院的那一刻,也离开了人世,我们说得过去吗?

我想,只要患者在我手下的时候,我必须倾尽全力挽留其治疗,至少到达缓解期吧。

但是,我也只能是挽留,如果我的挽留着实没办反留住患者,我也只能让他离开了。

还有更好地方法吗?

暂时没找到更好的,也希望接下来的科室能给我个答案。

 

有时候会觉得病人很烦,病人家属很难缠,不想纠结那么多。

可是,站在他们的角度想,这是他们的生命,他们着急,他们紧张,这有错吗?作为医生,我们有责任给病人解释和安慰,尽管他们依然很烦,但是他们能理解的,或者是自己没有把解释工作做好罢了。

病人家属难缠,原因是多方面的,于我们自身而言,除了做好业务上的工作之外,跟他们沟通,获得他们的信任是必要的,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他们的配合,使得医疗工作进行得顺利。

很记得17床急性胰腺炎的病人,他是个不听医嘱的病人,之前跟他沟通很好的,他觉得我是个实习生,就拿没钱来让我给他少开药。出于对病人的同情,主任让我给他少用药,在胰腺炎指标下降的时候,又反弹了,我心里很焦急,得知病人偷吃饼干的时候,我气愤地向病人发泄:自己又想早点出院,我们用药都开始减量了,为什么还这么不自觉偷吃东西?你是跟钱过不去吗?

我知道对病人发泄是不应该的,但是我真的急了,为什么这样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呀?难道这不是父母赐予的吗?

最后他依然喊着没钱,要出院,停药的时候我还是战战兢兢,真的要让他出院吗?

后来他姐姐过来跟我说,他说的话不要信,他的药费由姐姐来付,任何决定都必须由姐姐来作出。

当时我为他有个关心他的姐姐而开心,可以安心地在这里用药治疗了。真的,现在还有谁能够不计一切,给你掂费用呢?

同时,我也明白一个道理:治疗时机一旦错过,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、金钱来弥补。

像他那样的胰腺炎,可以一周出院,结果他用了12天。

我想,以后我遇到这样的病人,我不能轻易让他离开,绝对不能!

 

还有26床老爷爷,平时跟他交流都有障碍,只能跟他老伴说说病情。

阿姨她一开始对我很高傲的,跟她说话她不会看我一眼,头仰得高高的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有什么事情都找我商量,我想我得到了她的信任吧。但是,我还是有件事不能原谅自己,那天老爷爷切完息肉,我给他的葡萄糖里面的胰岛素过多,导致老爷爷低血糖了,当晚我在加班,幸好临时给老爷爷补充够糖了。这件事,永远都不会从我记忆中抹去的。

 

最后一个病人是40床的老奶奶,很记得那天跟她说要做个PET-CT,

她反问我为什么要做,

我说要有这个需要啊,

她问我多少钱,

我说要9000元,

她立马说了一句“我不做,这么贵”,

我坚持让她做这个检查,

她也和儿子电话商量,

挂上电话后,她忧伤地说了一句“我们耕田的哪里来这么多钱呀”

我当时鼻子都酸了,视线也模糊了。

究竟我所坚持的对不对?

老奶奶一家真的不富有,真的有必要做PET-CT吗?

我真的不知道究竟自己做得对不对。

现在只能安慰自己说:“病人难以耐受,无法取活检,做PET-CT是看是否有转移,是否可以手术治疗。”

这样的话,让我自觉好受,但是就真的只能这样子吗?

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,我能知道吗?

 

最近都没有写日志,人开始懒了,惰性来了,怎么办,从明天开始要准备考研了,不能再拖了。

慢慢来,总可以上手的。

血液科会是怎么样的呢?有点期待,有点恐惧,我能给病人带来些什么呢?希望是乐观和快乐吧。

 

最近总能遇见普外科吴教授带的研究生,是研究生吧?!

好像对他挺有好感的。

其实就是吃过一次饭,见过两次面而已。

而且每次见面我都是默默的,人家好像也没怎么在意,怎么办怎么办。

总想着能不能在路上见到呢?

不过见到了,又能怎么样呢?或者见到之后,心情大好一整天吧!哈哈!

宿舍的大厨自从那天在手术室见到那个普外科师兄之后,天天跟我提起他。

呃,我对他的印象很简单,就是很高,没有了。真的很没有特色诶,叫我怎么记住呢?

闲来之时,想想这些花痴的东西,心情还是不错的。一旦开始工作,就啥都忘了。

对哦,最近身边很多同学都走桃花运,真桃花也好,烂桃花也罢,其实也是挺幸福的事情来的。但是为什么你们总会问我什么时候轮到我走桃花运呢?甚至各种YY。

缘分这东西,随缘几好了嘛!不必执着和介怀呐。

 

明天要上班了,晚安啦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