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めぐみ

Becoming strong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阴天了,心情也下起雨来  

2010-03-17 19:30:18|  分类: 踱步低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来想着新学期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做个乖孩子的。

就像成龙说的: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等了那么久,手协还是没有聚会,那我就积极一点吧。张罗了一下,组织了一下外联的聚会。师姐说我积极,是吗?不是吧!我只是觉得都快三个月了,部门内部都不聚一聚的话,太不是路了。奇怪的是,小丽竟然跟我和钟豪杰说,外联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。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样对我说时,我没有太多的欣喜,感觉有点理所当然,纵使我不是这样想的,心里的感觉怪怪的。小丽已经开始准备考研的计划了,而我呢?是不是现在想的话有点早呢?还是说要从长计议?好多事情要担心。只是,有个参考的话,好像比较容易找到前进的路。不知道呢,走一步是一步吧!别急别急,没事的。

海龙很早就说,今晚九点半要去聚一聚,好啊,最爱和良双的吹水了,哈哈。到了操场,看了一下略韬做的报纸,嗯,有模有样的嘛!出了一点主意,不久,良双的就快到齐了。自从那次总结大会之后,我们都没有开怀地聊天了,难得今天可以,真好!之后,海龙发话了:不像别人的友谊,不积极,老队员。这是我记得的关键词。让我一个一个说吧。

对于我们村的友谊不像别的村的。这能比吗?友谊不是比出来的,或许有些人会慢热,或许有些人比较积极,每个人的进度不一样啊。像我就是那种慢热的人,我不喜欢别人随随便便进入我的内心世界。我可以跟你分享我的东西,但在原则问题上,我绝对会跟你较劲的。别人有别人处理友谊的方式,而我想我们村也很好啊,可以在见到对方的时候,就可以说很多内心的话,可以玩得疯疯癫癫的,不是很好吗?而且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对方的知己,能成为好朋友,不是已经足够了吗?我知道,我总会坚持着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”的想法。工作和友谊不可以放在同一个层面比较的。工作可以因为上级的指令而一起,这是本分。友谊是两颗心的靠近,这是情分。当然,这需要双方的共同付出,对吧?

对于不积极。我承认,我非常不积极,各种各样的原因,我不能负责开学典礼的那一part,对不起。但是,如果真的需要我的话,我可以去做的,只是,这个学期是在太多事情要管了,我难以分心去做好所有,只能够专于一方面。如果说可以顾及所有,那是因为没有专心做好一件事。

对于老队员。他们有他们去支教的经历,他们有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,可惜不是我。我不是当中的一员,我只能感受我到良双的经历。就像雨珠说的,那是我最真实的良双,我心中我所拥有的良双。虽然我回来以后我觉得我没有给良双带去些什么,甚至说,就是去度假。我并不知道那些小孩是不是能够感受到我对生活的乐观,因为我在蓝天的面试时,跟晓玲说过,我想给广西的孩子带去一种乐观的精神。可我想,我应该做到了吧,孩子们每次看到我都是微笑的,都能够和我开玩笑,有些事都会找到我,真的,知足了。爸爸常常跟我说,对于生活、对于金钱、对于环境,知足就好了;对于学术、对于自己,必须严格。我想,前者,我做到了;而后者,一直没能做成。

一个小聚下来,心情变得特别糟糕,真的想发泄一下!可一天的学习,结束小聚后,我才发觉自己有多累,尤其是心累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郁闷会有“另存为”的,早上起床,心情好没劲,可能也跟天气有关系吧。

英语课上,老师说到Stanford,我不由得想到考研、留学的事情,考到北京?上海?中山?还是香港?或者说爱丁堡?美国?我真的很没方向。对于中国现在的医院,我真的没话说了。课本上说:Student,you represent our best hope.曾经的他们是否也看到这句话了,是否也因为这句话,做出了一些贡献、一些桌下交易?我不知道。

连后来的医用物理,都浪费了。

还是好好休息一下,准备下午的组胚吧!

阴天了,心情也下起雨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